高朝道止

#梦#

我梦到了龟甲贞宗,他不会对我撒娇,态度疏远而冷漠,平静地拒绝了我的告白。

我看着他抽出本体,银瞳是凝结的霜雪,冰冷的利刃利落地捅穿我的血肉,我连问为什么的力气都没有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