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朝道止

#梦#

我梦到了龟甲贞宗,他不会对我撒娇,态度疏远而冷漠,平静地拒绝了我的告白。

我看着他抽出本体,银瞳是凝结的霜雪,冰冷的利刃利落地捅穿我的血肉,我连问为什么的力气都没有。

#梦#

是末世吧,环绕着我的是高楼废墟,昏黄的天幕积压着厚重的云层。

死气的安静,连自己高速奔跑前进、攀爬跨越倒塌的水泥层这些剧烈运动应该带来的喘气声都听不到。

我不停地往前跑,不知道是在找什么或者逃避什么。

加州清光是什么神仙(#゚Д゚)连着两局进e2王点连着掉了两把小酒鬼

好奇宗三在e2从一级到满级能带回几把小酒鬼

#梦#

意识跑到了无生命的少女形态机器人里,身下柔软的垫子和将整个身体笼罩的机器都格外清晰。

一场莫名其妙的问答检测。

'What do you want?'from the machine.

'Sleep. Travel.'

每个单词都吐得很慢,就像从未开口的新生儿。